从市场误判看明年人民币走势

2017-12-12 10:20:44来源:经济参考报
字号:

  市场一致预期只是共识,并不是必然。去年底今年初市场普遍认为人民币 “破7”毫无悬念(最悲观甚至看到7.5),现在无疑都被“打脸”:2017年行将过去,人民币兑美元站稳至6.6且一度冲破6.5关口,升值幅度达5%,年内“破7”已无可能。归结起来,主因是美元走弱、我国经济走势和汇率政策效果均大大出乎意料。

  美元意外大幅走弱、欧元意外显著走强,是今年人民币不贬反升的最大贡献因素。当前美元指数较年初下跌逾10%至93,已抹掉去年11月份特朗普当选以来的全部涨幅(由94攀升至103),欧元兑美元则大涨13%并最高升至1.20。由于欧元占美元指数篮子货币近6成权重,拆解可知美元下跌的70%是被欧元拖累,另外30%可归因特朗普的“不靠谱”,包括减税、医改等新政频频受阻,“通俄门”损害了特朗普信誉以及特朗普团队多次表态不希望“强势美元”。

  回头看,市场显然低估了欧元区经济复苏的力度、欧央行收紧货币政策的节奏和欧洲政局的稳定性。一方面,2016年欧元区经济增长1.8%,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首次增速超越美国,今年再度表现亮眼,前三季度GDP分别同比增长2.6%、1.7%和2.5%。另一方面,欧央行今年6月开始逐步释放退出量化宽松(QE)的信号,并在10月份如期宣布缩减QE规模的具体安排。以上表明美欧之间经济增长和货币政策的预期差明显变小,再考虑到法国大选亲欧派胜出和德国总理默克尔连任大大降低了欧洲政局的不确定性,今年“美元弱、欧元强”的格局也就不难理解了。

  完善人民币中间价报价机制、加强外汇管理和金融强监管等政策成效显著,是人民币不贬反升的另一要因,而此前市场并未充分认识到我国有关当局的决心和信心。一方面,2015年“811汇改”确定的“收盘价+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化”人民币中间报价机制,当时只是一个过渡性制度安排,央行在今年5月底引入逆周期调节因子其实有迹可循;另一方面,我国正处于结构转型和深化改革的关键时期,迫切需要一个稳定的经济金融大环境,从这个意义上看,出台举措“保外储”和“保汇率”实为必选,金融监管不断趋严也是必然。

  经济基本面是两国货币比价的本质因素,而市场无疑低估了我国经济增长的强大韧性。在PPI高位带动企业盈利改善、房地产投资和基建投资没有失速、全球经济复苏利好我国外需的三重支撑下,今年前三季度我国GDP累计增速三季连平至6.9%,预计四季度缓降至6.8%。

  站在这个时点看来年,利好人民币的支撑因素包括:美联储加息周期已步入后半程,美元中长期将趋弱;欧央行宣布退出QE和启动加息,预计在2019年会全面到来,2018年下半年有望形成预期;当前及今后较长时期内,我国都将坚持“强监管、防风险、抑泡沫、去杠杆”的政策主基调;我国经济将继续表现为韧性强、回旋余地大,预计未来数年有望保持6.4%以上的GDP增速。明年潜在的不确定因素则包括特朗普的政策变化程度、欧央行货币政策的真实动向、欧洲政局稳定性以及我国防范风险和深化改革的节奏与力度等。

  综合上述因素,预计2018年人民币难大升也难大贬,总体走稳但双向波动弹性加大,预计波动区间为6.4至6.8,更长远看,人民币依然具备升值动能。(熊园)

责编:郑青莹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