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一代”创新创业正当时

2017-12-13 12:05:45来源:中国青年报
字号:

  12月9日、10日,成千上万被称作“创一代”的年轻人,从天南海北涌入这个冬季北京最大的创新创业舞台——2017国际创新创业博览会。

  23岁的郭泽卿来自哈尔滨,带来以他姓氏命名的小浆果“郭小果”;32岁的陆超来自苏州,带着他水质净化的创业项目;32岁的王天也来了,陪他一起来的是他所在团队研制的一款白色帮扶机器人……

  尽管相比无数闪光灯聚集的大舞台,这些创业项目或科技成果还不够夺目,创业带头人、成果研发人的名字也不够闪亮,但他们还是勇敢地迈向这座舞台,向全世界“秀”出他们关于未来的规划和底气,以及他们正在做的那件“潮事”:创新创业。

  这就像一个隐喻,在祖国母亲奔向本世纪中叶成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道路上,这些今天看起来略显青涩的85后、90后甚至00后——被看作既是见证者又是参与者的“强国一代”,正在用自己最擅长的方式“跳”进这次历史大潮之中。

  要做就做“填补空白”的一代

  如果说早些年人们对于新科技革命还抱有观望态度,对于人工智能的直接反应还是不禁要问“不过是些工业级机器,何时才能走进普通家庭”,那么今天,纷至沓来的成果、解决方案正成为最好的回答。

  在2017国际创新创业博览会现场,随处可见这样提气的标语——“强国一代,陪你一起‘创’”!与之相应的,是一个个落地的“创”成果:安防巡检机器人、电力巡检机器人、机器人抱娃娃的台式机、不必学五线谱即可跟着弹琴的智能乐器,等等。

  服务机器人已经从实验室走向家庭,走向社会。此前,中国科技大学教授陈小平判断这一转折点正在到来,如今推动人类迈向这一步的,正是眼下这些将 “高级语言”“高冷科技”翻译为“通俗语言”“实用科技”的“强国一代”。

  在创博会现场,喔趣智能科技的创始人魏强向与会者展示一个智能操作的抓娃娃机。相比于传统的抓娃娃机,这台抓娃娃机里多了一台人形的机器人,一旦抓到娃娃,这台机器人会“得意”地先跳上一段舞蹈。

  “这可能没有过高的科技含量,更多的是把人工智能技术引入游戏行业,做深度垂直领域应用,但这就是面向未来的场景,面向未来人群的应用。”魏强说,这个所谓的人工智能娃娃机只是一个小的尝试,他所在的团队计划每年推出3到5款以人工智能技术为核心的产品类型。

  正如现场一位投资人所说,不少高科技前端成果已经出炉,但往往因为离市场应用差最后一步“未能登场”, 而只得抱憾。别小看这一步,如果被欧美国家“抢”走,就相当于将市场拱手他人。相应地,这些有活力的年轻一代有兴趣并且有能力“填补空白”,值得庆幸。

  苏州欧康诺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赵铭是工程师出身,他希望靠手艺吃饭,要做就做“填补空白”的一代。

  赵铭所在的团队致力于工业自动化测试解决方案,按照他的说法,他所在的团队,已经在几个领域的技术上填补了国内空白,比如半导体存储技术研究,他的团队在这个领域取得了一些重要的突破,并将相关产品出口到美国市场。

  每一个努力改变中国的机会,就有可能改变世界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苹果创始人乔布斯的那句“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在无数创业者心中被奉为圭臬。身为创业者的郭泽卿,初心也不例外。

  这位毕业于哈尔滨工程大学的90后,上高中时就尝试过珠宝销售的生意,后来他渐渐发现“做生意”和“创业”不一样,“做珠宝生意能看到自己5年后的样子”,他想要“改变人的生活,体现自己的价值”。

  后来,郭泽卿发现小浆果的营养和市场价值,只是有一点,这种果子的种植面积并不大,他决定从产业入手,并创立了哈尔滨“郭小果”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后者在哈尔滨工程大学创客工场已经孵化两年,这次他跟创客工场其他孵化公司“抱团”来到创博会参展。

  郭泽卿年轻的脸上透着自信,“现在中国发展得比外国好,我都叫朋友赶快回国”。这位曾在国外待过一年半的年轻人,还不时和国外的朋友聊起“国际风云”:“美国经济已经发展平稳了,想把水搅动起来很难,但中国近10年来没有停止过发展,可以大胆判断,未来10年,中国绿卡是最难弄到的”。

  他甚至喊出一个自己的创业口号:“每个人都有改变世界的机会”。

  和乔布斯那句话所蕴藏的含义不同,包括郭泽卿在内的这一代,有了一种更为新颖的直观认识:每一个努力改变中国的机会,就有可能改变世界。

  2012年,32岁的陆超返乡创业,成为苏州市相城区阳澄湖镇莲花垛蟹业有限公司负责人。创业大半年,他整天和蟹农们“黏”在一起,从给螃蟹投食、向水中投放水草,到捆蟹、打包运输、做好螃蟹防盗工作,等等。

  对于全国较远地区的客户,陆超想到了直播平台,对养蟹、捞蟹过程进行直播,用真实的影像记录来消除客户的忧虑。他坚信,文化的、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创业也是如此,他的梦想是打造阳澄湖大闸蟹产业里的“爱马仕”。

  如果陆超的创业故事到此为止,可能并不会吸引太多人的注意。他还有另一个身份——苏州源青净项目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这是一个环保项目。

  螃蟹自然而然地将他的注意力吸引到“水质”上面。陆超说,阳澄湖水质是近几年来苏州环保行业打造的重点,有关部门将阳澄湖打造成老百姓备用取水口。

  他相信,现在年轻人创业早已不只是“混口饭吃”,而更多的是“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略显文艺一些的表达即“实现个人理想”,而这个理想只有和国家的理想、人类的命运契合在一起,才更有价值。

  如今,他的创业项目里就有了这样的契合点——水质,一个即便是到了2050年人们仍将关切的问题。

  人才是在一次次“折腾”中铸造的

  如果说面向2050年祖国“强起来”的年轻人是“强国一代”,那么曾经历过“站起来”“富起来”时期的老一辈又会给年轻人哪些启示,这次创博会上也传递出不少信息。

  杨海波是中国石油大庆油田一位干了23年采油工作的女工。上班头一天,当了一辈子采油工的父亲对她说:“闺女,家里没别的指望,就是想让你踏踏实实当个好工人。”此后,“当个好工人”就成了她奋斗的目标,而她也认为,“当个好工人”只要有责任心就行。

  直到岗位上的一次事故,彻底改变了她的想法。那一天她值夜班,凌晨两点输油泵盘根突然刺油,满地的油污让她手足无措,反复加了多次盘根都没有成功。不得已,她给站长打了“求救”电话,站长赶到后,10分钟就处理完故障。

  在2017创博会大国工匠与创新发展论坛上,当杨海波再回忆起这一幕,她还记得“那一刻自己哭了”。事后,站长没有责怪她,可她自己却意识到:没有过硬的技术,“当个好工人”就是空谈。此后,她开始“崇拜”科技,学习理论知识,甚至还参与编写各类培训教材16部。

  或许,与国家一起往前冲的最真切选择,就是与最前沿的科学和最精尖的技术一起作伴。

  在2017创博会展区,头发花白的刘佑年正在兴致勃勃地向几位参观者讲解鋬钟的文化内涵和彩绘的含义,这位武汉工控艺术制造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讲解时,不时有路过的参观者好奇地敲一下鋬钟,“噹——”的一声后,余音袅袅。

  30年前刚参加工作时,他是武汉机械工艺研究所的一名技术人员。上世纪90年代初的一场改革后,这个研究所被“扔”进市场的大潮里。刘佑年记得,当时大家的工资减半,剩下的就得靠自己去市场“找饭吃”。

  而在那之前,刘佑年和同事的研究对象只有曾侯乙编钟这一种乐器。那时,刘佑年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全国多少家博物馆。他隔着玻璃,揣摩各种乐器的特征,还要不断做实验,找到乐器的音和形的规律。

  但也正是在这一次次过程中,刘佑年从专攻技术的工程师逐渐成为团队负责人,如今慕名来寻这个团队定制青铜打击乐的客户也越来越多,有音乐院校、博物馆、旅游景区……

  而这个故事也再次说明:人才恰恰是在一次次创业创新“折腾”中铸造的。

  所不同的是,“折腾”刘佑年的,是上世纪90年代初那场市场经济大潮,如今要“折腾”年轻一代的,则是一波又一波新的大潮。

 

责编:郑青莹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