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凛冬,看看大发审委的"前世今生"

2018-01-23 12:23:54来源:海外网
字号:

  “本周IPO否决率100%。”

  “本周IPO,12过5,降至四周最低点。”

  自从第十七届"大发审委"2017年10月15日上任后,以上的报道声不绝于耳。

  可以从直观的图像看出,IPO在2017年10月后,已"步入严冬",接下来面对的,会是"大地回暖"还是"料峭春寒"?

  据财经早餐消息,2018年过去了三周,发审委已审核27家企业,其中12家过会,10家被否,3家取消审核,过会率仅为44.4%。

  经笔者统计,2017年,发审委共审核了479家IPO公司,其中380家获通过,2017年全年IPO通过率为79.33%。

  而2016年发审委共审核了仅275家IPO公司,其中247家获通过,IPO审核通过率高达91.14%,2017年的通过率较2016年下降11.81%。

  2017年1-9月,原发审委共审核395家企业首发,通过率为83%;2017年10月-2018年1月19日,新一届发审委共审核114家企业首发,43家企业审核被否。

  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现象?我们简单回顾一下发审委的"前世"就能得到些许端倪。

  2016-2017,原发审委忙着疏通IPO排队的"堰塞湖"。

  进入2018,"大发审委"忙着IPO常态化,"审核趋严"常态化。

  曾经,为救市,证监会于2015年7月4日暂停IPO,直到2015年11月6日,证监会才开始第九次IPO重启。

  当时的IPO市场内,排队的企业已"人满为患",2016年271家的审核速度,让所有排队的企业堵在了"细小"的IPO出口。

  直到2017年,IPO"堰塞湖"才开始迅速消化。

  消化的手段无外乎两种:

  1.降低通过率。

  2.加速审核及发行节奏。

       2017年的审核速度在IPO的历史上是罕见的,随着审核速度的带动,股市的融资功能也在逐渐康复。IPO入口的"堰塞湖"问题基本解决,常态化要来了。

  常态化也是严格化——大发审委"今生"的几个转变

  第一变:曾经的IPO,"利润为王"的时代已经过去。

  曾几何时,过会的企业对利润有着或3000万或5000万的"隐形红线"。

  而今年1月3日的第一审,上海龙旗科技--主营设计、生产智能手机等电子产品的一家企业,虽然2016年利润达到1.3亿元,但仍被拒之门外。

  上海龙旗的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年利润1.3亿余元,数字听起来算是创业板"大户"了。

  然而,笔者在查阅招股说明书后发现,2016年利润1.3亿元不假,可是2014-2015两年的利润都在1.7亿元左右,2017年上半年,该公司利润甚至跌到了2500万元。

  另外,我们可以粗略估算,2016年的净利率仅有1.66%左右,2017年上半年更是只有0.7%。17年上半年的净利率过低勉强可以解释为:手机行业存在上半年专攻生产,下半年自苹果发售前后时段在市场大量发售才能变现获得收益等季节性原因。但是龙旗科技其余年份净利率和4%左右的行业平均水平比起来,差的也不是一星半点。

  上海龙旗科技被否,是今年IPO过会趋势的一大信号,利润不再衡量数字的多少,更注重利润的质量。笔者认为,这一举措很好的防范了上市后业绩"变脸"的情况发生。

  第二变:多次闯关,财务真实性审查仍不手软。

  据财经早餐消息,笔者就2018年伊始,发审委对多次闯关企业财务真实性的关注问题做了总结:

  对于龙岩卓越,发审委要求其解释,2015年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大幅减少,及2014年末对原材料计提大额存货跌价准备的原因及合理性。

  而对于欣贺股份这个集财务真实性、股权过度集中、内控失调于一身的"带病多闯"专业户,发审委则没有手软,直接提出:过季商品毛利率高于正常商品毛利率是否存在对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商品人为控制操纵利润的情况;将部分过季存货特价销售给泉州莱利百货有限公司该业务是否真实;销售费用是否存在人为调节的情形。

  上述"连珠炮"似的质疑财务真实性的问题,又把欣贺股份"怼"的哑口无言,此次的上市之路又被拒之门外。

  另外,发审委还要求境外回归的天津立中集团解释原始财务报表和申报财务报表存在差异,要求新三板"爬上来"的天元集团解释毛利率上升幅度远高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的原因及合理性。

  万福生科虚造利润及财务造假震惊了整个金融圈的事件还历历在目,对证券市场造成了极为不好的影响。所以对于财务真实性审查的严格化,才能真正的从源头上掐断"带病上会"。

  第三变:更注重关联交易及利益输送,保护"小股东和小散户"的权益。

  笔者注意到,被否的企业中,几乎所有企业都被要求解释关联交易的问题,这在以往的IPO中是不常见的。

  毋庸置疑,利益输送和违规的关联方交易,违背了证券市场的公平性,最后受伤的还是市场中的小股东和广大散户们。2018年,第十七届发审委对于利益输送和关联方交易审核趋严,十分有助于净化市场环境,最终有利于整个证券市场的健康发展。

  IPO常态化,退市没有常态化——从严过审还带来了什么?

  逃。逃。逃。IPO这么严,不如先避避风头?

  大发审委一上任就对拖延上会或中止状态超过三个月的企业采取监管措施,随之提高发行人申请中止审查的门槛,一些原本想赖在IPO通道上的企业不得不把位置让出来。

  以上的措施导致了一开年便出现了特别的现象,两家公司先后"取消审核"。金太阳纺织向证监会申请撤回申报材料;中孚泰建筑建设则称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

  如此"语焉不详"的表态似乎印证了笔者的分析,中止审查拖延上会既然无效,那么"取消审核"可能会是IPO企业拖延后审核周期等到"严审"风头过去大摇大摆上会的新方式。

  曾有业内人士指出,一些拟IPO企业的确会在临近上会时因监管层接到相关问题的举报而造成其取消审核,但是举报很有可能是自导自演的一出闹剧。

  目前审查趋严也正向常态化发展,笔者认为,内心有"鬼"的企业与其想方设法躲避发审委,不如自查整改、力求合规轻装上市。

  涨。涨。涨。是否已经支付不起IPO了?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IPO过审门槛的提高,IPO"轿夫"们--券商、审计、律所机构的收费也在提高。

  虽然企业IPO因募集资金规模不同导致发行费用差异很大,但是自新发审委上任后,无论什么规模的募资,支付给"轿夫"们的工钱都在涨。

  经机构数据统计,2017年,新上市企业IPO过程中平均支付给券商的费用是3590万元,平均支付给审计机构的费用是521万元,平均支付给律所的费用是269万元。平均额都不同程度的上涨了几十至几百万。

  据财经早餐消息,2017年全年的上市企业IPO发行费用在平均了十月后的花费后,与募集资金规模相比、发行费率占到了差不多12%。

  虽然从严审核后要求更多了,券商、审计、律所的工作量更大了,但是行情迅速上扬的发行费用也是拟IPO企业需要考虑的机会成本问题,花这么多钱,排这么久队,才能上会到底值不值?

  漂。漂。漂。退市没有常态化,堰塞湖没有化解只是转移?

  IPO入口的拥堵解决了,但是把拥堵转移进了市场内,是件好事吗?显然不是。深交所相关高层人士在两天前的发言中表示,未来要推动市场内优胜劣汰,一方面对已上市公司推动做优做强,另外一方面,坚决推动退市常态化。

  笔者统计了一个有趣的数据,美国的三家证券交易所:纽交所、纳斯达克和美国证券交易所成立了多或百年少或几十年,其中股票数量有进也有出,始终稳定在纳斯达克与纽交所分别有2000多家公司,美交所有1000多家公司的状况。

  据财经早餐消息,而我国的A股市场成立至今18年,仅有60余家家公司退市。

  我们可以做一个有趣的比喻,假设交易所是一个饭店,曾经门外排队的人很多造成了拥挤,饭店没办法只得把门打开,审核一下进入者,又放了一批人进来,而吃完饭的人们一直占着座位不愿离去,其余进来的人没办法落座。由此,饭店仅仅是解决了门外的问题,内部的拥堵并没有解决。

  其实,不仅是A股市场,新三板市场也存在着市场内公司"过饱和"的问题,在IPO常态化的态势下,下一步发审委将配合着交易所可以顺利实行"退市常态化",让有价值的、符合IPO规定的企业都应该平等地享有在股票市场融资的权利。毕竟,为实体经济注入资本才是股票市场最基本的功能。

 

责编:郑青莹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