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精英入驻付费课程,超越传统观念的知识共享

2018-01-30 09:49:47来源:海外网
字号:

1.

“音频来了,‘听’”的时代哗然而至。人类的耳朵高兴坏了。它们骄傲,智慧在充血,耳朵在脑袋的两旁都翘了起来,眨也不眨。”在毕飞宇为他的首档音频节目《毕飞宇和你一起读经典》所写的《当我们的视力抵达极限时,我们还有耳朵呢》一文中,他写道。

是的,这位慢性子的严肃文学作家,也开始讲授音频课了。

毕飞宇有几年没有出新小说了,他承认自己不是高产作家。当被记者问及新作何时出版时,毕飞宇摩挲着露出花白发茬的脑袋,依然倔强地拒绝透露:“许多作品写到一定的时候,觉得方向错了,就放弃了。我没有把它透露给社会,是保留放弃的权利。透露出去后就一定要完成它,对我来说没有必要。我就按照自己的意愿往下写,能写下去就写,不能写就扔了。”

写书慢,阅读也慢。作为一个“死硬”的老派人物,他始终觉得坐下来打开书,一手提笔、边读边记是最佳的阅读方式。一目十行的阅读是放纵式阅读,看得快、忘得更快。

“文字的基本属性有两个,一个是‘形’,这是供我们阅读用的,它作用于视力;但是,文字还有一个同样重要的属性,那就是‘音’”,这是供我们说话用的,它取决于我们的听。”毕飞宇写道。

傅杰在复旦大学中文系讲了20年的《论语》。这位被学生称为“典型处女男”的教授,在治学中出了名的挑剔。复旦学子若不能讲上两个傅杰在《论语》课上刻薄别人的掌故,简直不能证明自己在复旦上过学。

不仅挑剔别人,还爱挑剔自己。四卷本的《傅杰文录》,傅杰几次交稿,几次取回,三番修正,五度修改。后来责编俞晓群忍无可忍“威胁”说:你再不交稿,我要退休了!傅杰这才让稿子老老实实呆在出版社,换成自己每天起早贪黑去出版社校对修改,连门卫都把他当成了员工。这套书7月出版,过了2个月,俞晓群就退休了。

这样一位”龟毛+拖延症”患者的教授,很多人也无法想象,竟然在喜马拉雅开起了音频课,每周四次的频率,讲的当然还是《论语》。

2.

移动互联网的时代,人们的时间被生活压力挤成碎片,这些碎片又催生了许多生意,知识付费就是其中之一。经历了2年多的“秀场经济”,知识付费正在进入调整期。

最大的一个趋势在于垂直化和细分化,喜马拉雅FM、蜻蜓FM、知乎、得到、分答等,各家都在基于自身已有的优势,建立起更强的“护城河”。在初期热门的职业技能类、投资理财类、生活兴趣类、专业知识类等大类的基础上,争夺新的细分优质知识领域。

具体到人文社科内容,毕飞宇、傅杰们的加入,称得上是音频课主播的新趋势:和易中天、于丹这样通过《百家讲坛》走红的“学术超男超女”有根本性的不同,他们已经凭借各自的成果获得一定的专业声誉,才走上面向大众的知识付费平台进行授课。

毕飞宇这几年的主要工作是在南大教书。音频课《毕飞宇和你一起读经典》基于《小说课》为蓝本,不仅还原了其在大学课堂上的内容,还补充了一些篇目,包括谈李商隐的《李商隐的太阳,李商隐的雨》,鲁迅的《阿Q正传》,福楼拜的《包法利夫人》,本哈德·施林克的《朗读者》等。

“无论我们是怎样好的读者,阅读都有它的局限。这个局限不是来自我们的能力,而是来自文字自身的属性。”毕飞宇把自己的解读比作是手拿解剖刀,给读者和听众演示了一个切入文本的角度。经典之所以是经典,就是因为它的丰富性,人们可以从不同角度进入这个作品,从不同的出口走出来。虽然是很个人化的讲解,但毕飞宇切得很深,很到位。一个读者形容说,毕飞宇就是那种可以看见小说游戏中暗门的人,能够发现别人看不见的道具,“但是毕飞宇并不是游戏的设计者,他和我们一样,只是玩家,这就牛了。你不能不服。”

“经典的产生是困难的,接受会很简单吗?”毕飞宇用他喜爱的健身打比方,“读经典耗神、耗脑子,就像锻炼一样,需要有负荷才能起到锻炼的作用,阅读也是一样,一定要挑战阅读的负荷。”

这或许就是现在的内容付费提供者与流量主播最大的不同:他们不再告诉你自己的课程放诸四海而皆准,可以让你轻轻松松提高情商,学会说话,提高薪水,赚到大钱,淡化学习者在这一过程中的自主性,满足人们“好像是在获取知识提高自己”的虚荣。他们不断强调自己的局限性,强调未经思考的知识是不属于你的。

3.

傅杰是复旦中文系的一个大IP,而他的很多“料”,都与《论语》有关。

傅杰曾师从姜亮夫、王元化等名家,读博期间研究的是钱穆。时至今日,上网搜索“复旦中文+傅杰”,显示在前排的,还有《复旦中文系诸子语录》中那句著名的“能把论语融会贯通的,只有朱熹和我了。”教《论语》精读,傅杰介绍从义理的角度对《论语》最能融会贯通的,古人固为朱熹,今人就是钱穆,然而却被“不肖徒”以讹传讹成了上面这句,致使傅杰不得不专门写了一篇文字专门予以辩诬:“偶尔我固不免于狂,但绝不可能狂到这般无耻;偶尔我也不免于傻,但也绝不可能傻到这般奇葩。”

大概是讲授《论语》多年,也因为亲炙过诸大师的渊博,傅杰多少沾上了孔子“述而不作”的风格,他常谦称自己“学术上没什么成就,但是爱读书。”不过,学者的谦虚里有时是藏着狂妄的。在傅杰之前,喜马拉雅FM已有过南怀瑾、于丹、鲍鹏山等多人的《论语》课,傅杰一上来便提出绝不“灌鸡汤”,就是希望“把前人的解释当中好的部分,老老实实传下去。”这句谦辞刚好能与他的另一句语录形成对照:“治学历来讲古代学术无非两道:一是照着讲,二是接着讲。朱熹之所以强,就是因为他不但能照着讲,还能接着讲,现在很多人,以为自己能接着讲,事实上连照着讲的资格都没有。”

谦虚和挑剔、刻薄与宽厚并存,因为傅杰如此独特的个性,20年的《论语》教学中,他的“不肖徒”们为他积累了足够多的“周边创意”。2018开年,“傅杰的复旦《论语》课”作为重点课程在喜马拉雅FM平台推出,平台专门发布了一篇题为《这个教授的课在复旦火了20年,大学生站着也愿意听》的人物小传,广泛搜罗了历届学生对“傅子”的描写,长达数千字,一个有趣的老师和一门火爆的课程跃然纸上。

把一门大学专业课变身为网红音频课,傅杰认为喜马拉雅团队在其中做了相当多的专业工作,其中的核心成员就是当年上过他《论语》课的学生。尽管孔子和《论语》对中国人的影响渗透在方方面面,但是如何找到吸引人的话题,显然不是“板凳需坐十年冷”的学者傅杰之所长。比如他原先的教学大纲设置了“《论语》和历代皇帝的关系”,“《论语》和历代学者”等,看起来比较单调。之后经过团队的调整,成为了“孔子、《论语》与中国古代政治”,“孔子、《论语》与中国思想学术史”,“孔子、《论语》与中国古代文豪”,变得更加具体化,此外还加入了像“《论语》与中国商业伦理”这样更符合当代受众口味的内容,覆盖面更大。

教学成果包装成了产品,有了商业意图,必然要关心下载量和点击率,必须俯下身迎合大众的口味。这些工作,傅杰都交给团队去操心,自己还是以“文章不著半句空”的态度去备课。对于《论语》和中国商业伦理的部分,原来在复旦讲课完全不涉及。为了这一小节,傅杰找来《孔门理财学》的中译本,重新查考《论语》和明清商业伦理的关系,讲出一些大家听了觉得有意思的东西。“这大概就是教学相长吧。”

自此,平台也成功完成了学术与大众的对接,把书斋里的学者转化包装为线上的知识大V。可以说,这是一种知识普及的捷径,学者也获得一种成就感。上线半个多月,“傅杰的复旦《论语》课”已有近57万的播放量,傅杰透露自己最得意的留言是“每一课有亮点,听《论语》听出了追剧的感觉。”

4.

讲台上的老师,书斋里的学者,是最难忽悠的,也最好忽悠。

毕飞宇坦言自己开音频课是“无知者无畏”。去年,根据南大讲稿整理的《小说课》出版后大获成功,二十多年的老友前来相邀,毕飞宇一头栽进主播的世界。直到开课前的一个月,他连“音频”是什么还都不清楚,总把“蜻蜓FM”叫成“蝴蝶”。

录制了一个多月之后,他逐渐感到“这次的体验超出了对当今时代的认知”:年轻人对声音如此感兴趣,突破了自己的想象。

“但我回过头来想,我应该想到的,只不过被我忽略了。”录了音频之后,毕飞宇才开始发现,他的儿子耳朵上时时挂着耳机。“我也不知道他在听什么,听了多少年了,弄得我这当父亲的突然很焦虑,担心他的安全问题啊!”

焦虑感充斥着毕飞宇的整个录制过程。在南京大学任教,毕飞宇坚持“聊文学时一定要看到对方的眼睛,捕捉到对方的眼神。”然而这一次,面前的听众目光游离,眼神空洞——他们是录制团队专门给毕飞宇找来的“背景”,免得他有对着白墙说话的不适感。

“等于就是提供了几个瞳孔给我,让我眼睛有地方看,但它们都是假的。”音频课每周一至周五更新,一天录七个小时,逼着毕飞宇把反复讲过的内容对着假听众再讲一遍,这个过程让他非常难受。

但是他非常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面对面、眼对眼的交际,是最真实、最有火花的,可它有巨大的局限性。人类的科技进步水平,已经可以让交流突破时空,譬如把声音保存为一组数据,永远地留在云端。

对于科技的飞速发展,毕飞宇始终保持着开放而慎审的态度。在他看来,虚拟世界是没有真正的生活的,它是手段、是技术,没有人能真正活在虚拟世界里,靠数据养活自己。“即使真的到那一步,我也希望能把一口热腾腾的面条送进嘴里,哪怕是被烫到了,也是幸福的。”

5.

傅杰要开《论语》音频课的消息一传出,复旦学生群情鼎沸,声势基本形成两拨:“这次的《论语》课终于不用背诵了!”以及“还能听到傅子怼人吗?”

背诵70%以上的《论语》篇目,是傅杰开课近20年来对每届学生的要求,而且期末闭卷考试的最后一题,不外乎写出《论语》中所有与君子、或仁义、或为学等有关的内容,写得越多,得分越高。每届翻来覆去地考,依然挂科者众——毕竟得知题目也没有用,每一条都是需要实打实背下来的。

因为这个奇葩的要求,《论语》精读最初成为复旦通识教育选修课时,选课人数仅有可怜的7个人。说到这个,傅杰哈哈一笑,承认自己当初对外系学生要求过高:“像理科和医学类学生专业压力这么重,再去背诵《论语》,是没这个必要。”

一次15分钟,一周更新4次,对精益求精的处女座男傅杰来说,有一定压力。平台方要求不少,如何开头、如何收尾,讲稿每次都要作改动。主播中心上线社群功能之后,粉丝会上来提意见,有的要求傅杰尽量不要有“读”的感觉,还有的嫌傅杰说得快,建议他“参考一下蒙曼老师的语速。”蒙曼是傅杰好友荣新江的博士生,要知道可算是傅杰徒弟辈的。如果知道当年让自己吃过亏的“傅子”现在竟也这样被牵着鼻子走,不知道得有多少复旦学生暗地里“解恨”。

至于怼人,傅杰也收敛不少。一节音频课时间有限,不能像课堂上那样“跑火车”。不过据傅杰自己说,也会对一些影响较大的《论语》注本得失进行评价:“有些注本用的人多,知道优缺点才能更好地利用起来。” 傅杰在《子见南子杂俎》一文里,就曾批评南怀瑾《论语别裁》维护南子“洗涮手段如此干脆,辩护口气如此坚决,像似收受了南子贿赂的无良律师。”不知道在“子见南子引起了哪些是非”一课里,听众是不是有机会听到傅杰亲口说出来。

比较在复旦中文系所上的课程,傅杰的《论语》音频课确实没有那么“自由而无用”了。在新的知识消费时代,知识需要重新寻找消费者,这对传统知识生产行业自然形成了巨大的挑战。

知乎创始人周源去年12月在互联网大会上提出,“超越传统精英观念的知识共享,是推动社会可持续性发展的最优解。”这是一门全新的手艺,讲者所拥有的的知识要通过新的呈现方式传递出去。目前还只是对知识的呈现方式构成变化,未来也许会对知识结构和知识体系都产生重大影响。

6.

“七八岁我在书摊上第一次买连环画的时候,就知道任何人不会不要钱,就让我把书拿走。”在毕飞宇看来,知识付费不是有了音频课才开始有的新鲜事,知识焦虑症也一样。他那一代因为没受过很好的基础教育,对知识有饥渴感;而现在的很多年轻人是被应试教育压垮了,对外面的风景看得很少,觉得自己缺少谈资。毕飞宇认为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面对世界的好奇心。

毕飞宇第一次去巴黎时,一个会说汉语的年轻人给他当导游,毕飞宇说:我可以不玩,逛逛就行了,对方非常吃惊。因为对雨果的作品烂熟于心,巴黎许多桥的名字毕飞宇都可以直接叫出来。在他看来,小说就是打破时空的限制,认识另一种人生的可能性。

“我的音频课如果成为热点,我反而觉得没什么意思。但是如果能够吸引更多非文学专业的年轻人告诉我说通过这次课程,自己喜欢上经典,或者读明白了,这是我最有成就感的地方。”

作为人文类付费音频课程的深度用户,80后常伟俊确实在其中认识到了另一种人生的可能性。

少时成绩优异,虽然是个标准的文艺青年,常伟俊却遂了父母的心愿报考了工科,顺利谋得了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开车上下班的路上,常伟俊经常打开音频课程,听蒙曼讲古典诗词、或者戴锦华讲电影。

喜马拉雅FM副总裁周晓晗曾表示,希望挖掘名牌高校的优质课程,为许多人提供第二次“选专业”的机会;“希望每一个肚子里有货的老师能够在喜马拉雅这个平台上,体面地把钱挣了。” 这等于也是为学者提供走出象牙塔的另一种可能。

这些学者的社会声誉,不是靠媒体“孵化”出来的,而是凭他们在各自领域的成就以及良好的学风口碑长期形成的。这恰恰形成一种悖论:孤寂清冷、默默无闻的研究环境,才能让学者摈弃浮躁,修出正果;学者明星化,势必会给其带来研究时间、精力的大大缩减,心态失衡等各种不利因素。

也许是因为如此,音频付费课程遭到了许多学者的拒绝。“你要是觉得自己的研究需要被大众所接受,那么这种掌声是可以接受的。但是不能被这种掌声所陶醉。如果你以为这种掌声代表的是学术水平,那是不对的。能够被大众所理解和欣赏的,不可能是专业性的东西。作为一个学者,我有专业的追求。”一位学者这样表示。

7.

中国的一些高校近年逐步开始实行新的政策:“非升即走”。青年教师留校后,如果在一定年限内没有足够的学术成果,无法评上副教授,那就要转到教师或其他岗位,以后的职称只能评高级教师,而无法参评教授。此前,中山大学就曾发生一青年教师因6年未能晋升副教授而掌掴评委一事。

这意味着另一种人生的可能性不是轻易可尝试的,青年学者必须规划好自己的发展路径。一些学者在评职称时,甚至会刻意地隐去自己出版过的普及性读物,而只保留学术著作。

而傅杰,已经到了“鱼和熊掌”可以兼得的收获期。他曾用“学而不厌,诲人不倦”来概括孔子的一生,说自己虽然做不到孔子的那种境界,但也希望并且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做。普及性的教材和小书,他编写了好几本。在傅杰看来,任何一个现代人,都没有可能读懂一本两千多年前的古书,但是一门好的课程,会让人有进一步探索的动力,不断去接近它最真实的面目。“如果这次的复旦《论语》课能够让没入门听众听了有兴趣,有基础的能感到原来不清楚的地方理解得更清楚,爱好者变得比较内行,那么就是比较成功的了。”傅杰如是说。(邹瑞玥)

责编:郑青莹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