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读教育以绘本阅读打造学前教育和家庭教育体系

2019-06-13 11:35:10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从长远来看,成熟的系统、课程教研、人才培养和内部提升机制是演进路径上的基本条件。

近年来,教育行业风光不断,资本纷纷涌入,虽然盈利性幼儿园上市之路受到国家政策限制而终止,但是儿童教育行业仍然是投资重点关注的领域。很多创新业态的火热开展印证了教育市场的火热。全民阅读、高考改革、素质教育等政策,为教育领域的创业者提供了更多的机会。

一、政府政策大力支持

1、全民阅读成为国策

国家近几年对全民阅读越来越重视,连续四年将其写进政府工作报告,全民阅读中儿童阅读更是重点。政府连续出台了多项政策法规试图推助全民阅读,然而目前具体落实的很多阅读文化活动,大多关注成年人与高年级学生,关注家庭以外的学校、图书馆等公共阅读场所,对低龄幼儿群体以及家庭亲子阅读的关注度并不高。 由国家卫计委与世界银行合作完成的《中国的儿童早期发展与教育:打破贫穷的代际传递与改善未来竞争力》的报告指出:中国已普及了九年制义务教育,而目前与经合组织国家平均水平的主要差距是如何为 0 至 6 岁年龄组的人口提供服务。

2017年,国务院通过了《全民阅读促进条例(草案)》,鼓励学龄前儿童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积极开展家庭阅读、亲子阅读等。近年来的中高考改革中,语文科目也强调培养核心素养,加强阅读理解,这些都将儿童阅读推到更加重要的位置。

2、素质教育政策持续利好

近年来,政策持续利好素质教育,鼓励素质教育发展;包括足球、冰雪等美育课程以及科技创新类的人工智能、编程等课程,都被提倡大力发展。国家一直在政策层面支持素质教育培训机构。如民促法送审稿提出,对于设立语言能力、艺术、体育、科技、研学等有助于素质提升的培训机构,可以直接申请法人登记,从程序上简化了设立机构的审批手续。

去年大范围铺开的校外培训机构整治,也对素质教育机构网开一面。减负大背景下,文化类科目超纲教学成为了重点排查对象,素质类培训则被当作避风港——为了合规,许多培训机构打出了素质教育的旗号。

3、高考改革倒逼儿童早期阅读

阅读习惯的培养和阅读能力的提高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需要学生从小培养。而中国目前儿童早期阅读实践开展的还不是很充分,这个市场尚处于开发阶段,吸引了无数创业者竞相进入。

二、线上、线下阅读产品各具特色,竞争趋于白热化

1、阅读相关企业融资呈上升趋势

去年,考拉阅读、亲近母语、柠檬悦读等中文分级阅读企业获得融资;线上阅读平台咔哒故事、咿啦看书获得连续投资,融资额均不低于亿元。绘本借阅平台博鸟绘本也于18年获得真格基金领投的Pre-A轮千万级融资。

2、线上产品具备明显用户量优势

数字阅读行业自 2011 年后进入高速发展期,最近五年数字阅读行业的年复合增长率高达35%。顺应近年来中国国民数字化阅读比例大幅攀升的趋势,诸多互联网教育公司相继在儿童绘本与有声读物方面发力,咔哒故事、企鹅童话、贝瓦儿歌、凯叔讲故事等均致力于提供线上产品深耕儿童数字内容。线上产品让阅读的互动体验更加丰富,符合新生代父母长期使用数字设备的习惯,便于传播,因此在用户量上具有绝对的优势。

3、0-8岁更注重线下产品,线上仅为补充

0-8 岁的孩子家长在面对数字图书的时候显得更加挑剔,态度审慎,考虑因素从保护孩子视力、纸质书的反复阅读性和很能替代的质感等因素考虑,一般更多将数字图书等线上阅读方式作为纸质书和亲子阅读之外的补充方式。

三、早期阅读市场方兴未艾

相比于2010年左右才开始大热的中国,在绘本发展史上,以英美为代表的欧美和亚洲的日本,都是起步较早的市场。日本现代意义上的绘本兴起,大概自上世纪50年代开始。二战后,欧美童话大量被翻译引入日本国内,加上本土的民间故事传说等,当时的儿童正是借由绘本沉浸在这些故事中。由于绘本承载了幼儿的娱乐和教育的双重功能,一直以来,在童书市场中,都备受家长和孩子的喜爱,经久不衰。在杂志、文艺等类型销量持续走低的情况下,绘本和其他儿童读物却在面临少子化困局的日本出版物市场中,保持了小幅度增长。

在中国,《2016 年全国新闻出版业基本情况》显示,2016 年,全国共出版少年儿童读物 43639种,其中初版读物占一半以上。与 2015 年相比,少年儿童读书的种数增长 19.12%,增速远高于使用中国标准书号出版的其他 22 类出版物。海量的儿童出版物中,适合低龄儿童阅读的书籍多以图画书和绘本为主,但这类图书的数量仍是卷帙浩繁。以国内几大电商网站为例,亚马逊中国网站上图书分类里有 27733 条关于“儿童绘本”的内容;京东在图书类别的商品中专门设有一个名为“绘本”的子类别,其下共有商品 14313 个;当当网上归为“儿童绘本”的图书商品有 71633 个,其下还可按 0-3 岁、3-6 岁、7-10 岁显示更为精细的搜索结果。朋友推荐、获奖图书、育儿或教育公众号等推荐方式成为家长初期选择图书的主要方向,随着阅读图书量不断增加,家长往往会根据孩子的兴趣表现和希望培养孩子的某些方向去选择适合孩子的优质图书。

亲子阅读的门槛乍一看并不高,但实际情况中并非每个家庭都有实施亲子阅读的条件,第一,要有阅读资源,比如家里有书或者家附近有图书馆;第二,家长要具备一定的文化水平,起码能识字,并且还要能抽出空闲时间;第三,家长要懂得亲子阅读以及相关家庭教育的理念。

《中国图书馆事业发展报告 2012》显示,截至 2011 年底,中国平均每 44 万人才拥有一所公共图书馆,平均每 3201 平方公里才拥有一所公共图书馆。根据国际图书馆协会联合会规定,公共图书馆人均藏书量应为 1.5 册到 2.5 册,但 2011 年中国人均拥有图书仅为 0.52册,那么细分到 8 岁以下年龄幼儿图书上就更加显得不足,幼儿阅读的主要重任都集中在家长身上。

亲子阅读作为家庭教育的一部分,受家长和家庭环境的影响很大,往往承担着培养阅读习惯与传递基本知识这两大教育诉求,绘本不仅有助于孩子提升语言能力,还潜移默化地培养起孩子的一些生活习惯与性格素养,例如早晚刷牙、待人谦和等。这样的预期其实与中国家长对家庭教育的普遍认知相吻合,2015 年发布的《第二次全国家庭教育现状调查报告》显示,超过 80%的家长认为家庭教育最重要的功能是培养孩子良好的行为习惯,近 70%的家长认为家庭教育需要让孩子学习文化知识。

四、惠读教育以绘本为主线,整合国内优质素质教育内容,打造学前教育和家庭教育体系

从长远来看,成熟的系统、课程教研、人才培养和内部提升机制是演进路径上的基本条件。

惠读教育虽然成立时间较短,但由于创始团队在行业内具备多年的从业经验,对于用户需求的把握非常准确,因此能够在短时间内根据自身资源深入挖掘,形成幼教生态。主要表现在收入端上一是拥有对外输出教学提升和运营管理提升的能力,在价值观上引领一批幼教机构;二是拥有家长用户运营的能力,面向家庭提供更丰富的教育产品及服务;成本和费用端;三是可变成本项和费用项控制水平提高,采购项目和总部管理形成一定的规模效应。

惠读教育的主营项目“茁阅”主打3-6岁幼儿阅读市场,以城市合伙人形式拓展。在各地市场上,合伙人将“茁阅”项目推广至幼儿园和教育机构建立“茁阅绘本馆”,这样就能够便于孩子们随时方便的借阅绘本。由于我们在幼儿阅读领域长期的积累,深知除了亲子共读能给孩子带来好处之外,绘本在教育方面还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因此我们用绘本去整合目前国内外最好的素质教育内容,为幼儿园、教育机构提供一个完整高品质的素质教育课程体系,为家长提供一个省时省力的家庭教育方案。

惠读教育对教育的理解是产品+服务,好的产品是发展的基石,而好的服务决定了一个企业能够走多远。可以看到,惠读教育通过线上、线下两条服务线,实现服务的立体化,这样就能够做到在客户享受到低成本高质量服务的同时,还能够实现环环有收益。

惠读教育将重新定义K12素质教育的标准,从绘本教育出发切入所有素质教育培训。在洞悉客户需求之后,通过订单分发,连接平台上经过标准认证的专业内容,就可以为用户提供高品质低价格的教育服务产品,实现教育行业的规模化、专业化以及电商化。

“茁阅”项目通过阅读吸引用户,实现用户在平台上的留存与活跃,通过素质教育为用户提供高价值教育服务。未来惠读教育将在版权、IP、培训、赛事和线上运营等方面进行深入发展,更好地发挥平台价值、品牌价值。相信惠读教育坚持初心,做好内容标准,充分整合资源,相信会为中国的素质教育带去革命性的发展机遇。(杨雷)

 

责编:张嘉诚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